收藏本站
[公司资质]
[联系我们]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产品资讯 >

王业芬:那年上合肥

时间:2020-01-07 23:1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多么希望能给爷爷在三十埠地铁站里拍一张照片啊,他虽不会发朋友圈,肯定也少不了来一首小诗。 当年,肥东合肥之间开通公交专线时,爷爷欣喜异常,与新崭崭的40路公交车来了张亲密合影,还在照片背面题了一首五言律诗。那时他住在合肥,想肥东县城的老朋友了

  多么希望能给爷爷在三十埠地铁站里拍一张照片啊,他虽不会发朋友圈,肯定也少不了来一首小诗。

  当年,肥东合肥之间开通公交专线时,爷爷欣喜异常,与新崭崭的40路公交车来了张亲密合影,还在照片背面题了一首五言律诗。那时他住在合肥,想肥东县城的老朋友了,刷一下老年卡,个把小时就能见上面。他经常乘公交往来合肥与肥东之间,37路、38路、39路、40路,都一一体验一番,像一名忠诚的路线检验员,又像一位忠实的铁杆粉丝。要是老人家知道地铁通到了三十埠,再换乘公交,回一趟远在马湖乡下的老家只要一个多小时,那该有多高兴啊!可惜他老人家走得太早,我无法陪他体验合肥的地下“飞龙”了!

  遥想当年,爷爷带着我从老家上合肥,再返回老家,竟然用了整整一天时间。现在说来令人难以置信,但这事确确实实发生在35年前!

  乡下孩子,谁不想上合肥逛逛!那可是省城啊!由于交通不便,村里好多大人,一辈子都没上过一趟合肥呢。

  盼星星,盼月亮,小学三年级时,这件天大的美事终于降临到我头上——爷爷决定带我去合肥走亲戚!这是我平生第一次上合肥!心儿忍不住怦怦怦直跳,仿佛里面揣了七八只小兔子,怎么也安静不下来。那感觉就像一个忠实的教徒获准去圣殿朝拜,欣喜而又虔诚。我穿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新布鞋,戴上了过年才戴的小发卡,郑重其事地打扮一番,才跟着爷爷出门。可别笑我臭美,不收拾得整整齐齐、漂漂漂亮亮,哪能上合肥呢?!也别笑我没见过世面,那时候,合肥就是我心目中的大城市,北京、上海只在书本里见过,合肥才是可望而又可及的。

  天还黑洞洞的,爷爷就拉着我往乡里走。几颗星星懒懒地挂在天边,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。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跟着手电光,高一脚低一脚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。一不留神,我被鼓起的干泥坨子,绊了个“狗喳屎”。膝盖和胳膊肘撞在硬邦邦的地上,生疼!我顾不得这些,慌忙摸摸头,那个漂亮的发卡还在,于是一骨碌爬起来,继续赶路。

  到乡里,天才麻麻亮。我们赶紧钻上开往店埠的中巴。车身的绿漆脱了一块又一块,露出生着黄锈的铁皮子,斑秃似的,特别刺眼。别看这车脱皮烂骨、土里土气,可精贵着呢,一天也就两班,过了这村也就没这店了。我们赶上了头班车,很幸运,有座!尽管坐着,车开起来后,手也要死死抓住前面的椅子背,否则一不小心,就会从座位上冲出去。

  客车一路蹦蹦跳跳,如同一头毛毛躁躁的牛犊子,时不时发出“咔哒咔哒”的怒吼——仿佛在向坑坑洼洼的道路发出强烈抗议!过了梁园地界,虽然是柏油路,却也大洞小坑,活像一张张饥饿的嘴巴,肆无忌惮啃噬着车轮。这也怨不得车子一路上火烧似的蹦来跳去。大约两个半小时后,车子终于到了县城店埠。

  我浑身散了架似的酸痛,还没来得及安抚一下疼痛到已经麻木的屁股,就被爷爷拽着去排队买合肥的车票。拿到票我们又去排队,等合肥的车子过来。队伍弯弯曲曲,像条躁动的长龙。我担心坐不上车,爷爷说买到票就能走掉。果然,去往合肥的“大通道”来了,好似黑洞,把那条长龙全部吸了进去。车上乌压压挤得全是人,我掉进了人堆里,感到无法呼吸。

  “大通道”是两接头大巴车,看上去应该是内部连通的两节中巴车厢,底板之间被一个大转盘链接着。大转盘位置的车壳不是铁的,像是塑料软皮,将两节中巴车的外壳连接起来。只要一跑起来,“大通道”就不停扭动身躯,大转盘就是它的腰肢,扭动最厉害,左摇右晃,压根没有安分下来的意思。我最怕站在大转盘上,身子随着大转盘不停地东倒西歪,没着没落的。我死死抱住爷爷的腿,特别害怕那层“塑料软皮”突然破了,把我甩出车厢。“哐当哐当哐当……”,“大通道”一路喘着粗气,吃力地往前跑,行驶一个多钟头才到三里街。

  爷爷招呼我下车,赌博平台投诉边走边交待跟紧点。他说,要是丢了就站在原地别动,等他回来找。爷爷高大伟岸,一双大长腿走起路来呼呼生风,而我又贪恋路上的任何一处见闻,听到什么都想看,看到什么都稀奇,就连路边的香蕉、苹果摊也像施了魔法一般,引得我一步三回头地盯上半天。就这样,稍不注意,我就被甩出老远。我怕自己真的丢了,还相中路边深绿色的邮筒,寻思着,万一丢了就抱住邮筒,等爷爷来找。想来大概是认为邮筒显眼,容易被发现吧。

  这一次上合肥,到的最远地方是三里街。因为,亲戚家就住在那儿。饭后,亲戚问爷爷是否带我去逍遥津公园玩玩。爷爷说下午还要赶回马湖,时间来不及。

  这时,我想起了那个“西洋公主”的话。她是去年寒假从合肥回老家过年的,和我差不多大,从头到脚洋气得不要不要的。皮肤白白的,眼睛大大的,高高的马尾,上面扎着粉色丝带盘成的蝴蝶结,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呢子大衣。当然那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呢子不呢子,只知道很好看!令我印象犹为深刻的是她穿着一双白色的小皮靴。天呐,简直是西洋公主!就是这位西洋公主,告诉我合肥有个逍遥津公园,是最最好玩的地方,有老虎、狮子、狗熊、花孔雀(那时候动物园还没迁往大蜀山)……还能开碰碰车、坐飞机、骑旋转木马。我的天!我听得眼都直了。这些我一眼都没看过,一次都没玩过啊!我心里直痒痒,仿佛有千万条毛毛虫在爬——多想去逍遥津玩啊!

  我一万个不情愿地跟着爷爷往回走。我们匆匆忙忙乘坐“大通道”,一路“哐当哐当”回到县城已是下午三点多,离最后一班回乡的车发车时间只差10分钟。我们赶紧买票上车,才坐定,车子就急吼吼地发动了。

  好险!迟一点就赶不上了。这破旧的绿壳中巴,不合时宜地倚老卖老起来,任凭师傅把油门轰得呼呼作响,它就是一副出工不出力的样子,慢慢吞吞地在乡间公路上抖动着。到乡里,天已经完全黑下来。那时除了乡政府通上了电,其他地方过年才送电,每一座村子都黑乎乎的。幸好爷爷准备了手电,我们就着这微弱的光亮,步行六里多路终于到家。这时,我才明白爷爷为什么不愿带我去逍遥津玩!

  可心里总是不甘,赌博平台投诉当小伙伴问我合肥可好玩时,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:哎!这趟去合肥就光顾坐车子了,啥也没玩到!不过,我倒是把一路上的见闻跟他们大吹特吹了一番。即便这次没有玩什么,提起合肥,我的嗓门总不自觉地比伙伴们高些,因为我可是上过合肥的人!

  一直以来,从肥东去合肥,我们都美之名曰“上合肥”。一个“上”字,道出了合肥在咱肥东人心目中是多么的宝贝和神圣。特别是我,小时候住在离县城40多公里的马湖乡,去一趟县城都说“上店埠”(店埠镇是肥东县城所在地),何况能上一次合肥,那可是“天上掉下个林妹妹”的大美事哟!

  现在啊,路好,车又好,乡里的公交车直达三十埠地铁口,10分钟一班。咱村里人上合肥就像走马灯似的!二爷爷的小孙子二宝,一个月上两趟合肥,才几岁就玩遍了逍遥津、野生动物园、合肥海洋世界、合肥科技馆,下月还计划去滨湖万达逛逛呢!

  王业芬,安徽肥东人。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安徽散文随笔学会常务理事、安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。工作之余从事散文创作,迄今创作作品十五万字,在《清明》《安徽文学》《中国散文报》等各类报刊发表作品百余篇。

  《同步悦读》是一个面向全球发布的新时代微媒体。每日更新,主推原创,分享精品;不唯纯文学,只重悦读性;读好文字,听好声音,欣赏有魅力的音乐。2017年6月2日被搜狐网站正式列入合作伙伴,发表在同步的作品,除微刊阅读外,同时拥有众多的网站读者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“虾”路相逢吃货胜!神卡在手
关于我们 | 网站导航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投诉与建议 | 客户调查 | 会议接待 | 火车票查询 | 服务中心 | 推广中心
华正航空主营:机票,飞机票,特价机票,打折机票,深圳机票,深圳特价机票,机票预订,机票查询,酒店预订,特价酒店,出国签证,旅游线路查询。
华正航空旗下网站:华正商旅网 我行网 全程商务网 我要去哪旅行网 民航商务旅行网
24小时服务热线4006-888-999755-33333777服务监督电话:13808855476